http://www.dfagri.com/

比如过去几年中国与全球几十个国家建立的人民币互换行

在Arner看来,中国的金融体系已经具备了跨境采用即将到来的数字人民币项目的一些先天条件,比如过去几年中国与全球几十个国家建立的人民币互换行。

Arnern总结说,“肯定存在潜在的地缘政治因素—不一定是竞争,而是潜在的替代方案,甚至是碎片化的未来。”

香港大学亚洲国际金融法研究所所长Douglas Arner表示,随着CBDC竞赛的不断展开,全球范围内的可互操作性将成为一切的基石。

“如果我们考虑到中国(CBDC)目前的提议,它主要局限于在物理边界和电子边界的范围内运作。但是我们可以想象,在这些电子边界的背景下,如果把这个系统和比如说在一系列不同国家从事的人民币互换行整合起来,那种电子人民币就可以扩展到外部。”

在今天早些时候的Unitize区块链会议上,Arner认为,随着全球越来越多的国家参与到CBDC项目中来,全球不同经济体系之间的互联互通将成为“最大的挑战之一—也是最大的机遇之一”。

此外,Arner还概述了在愈演愈烈的CBDC竞赛中似乎最有筹码的三家金融机构,他将其称为“主要货币发行央行”:美联储、中国人民银行和欧洲央行。他阐述道:

美国、欧盟和中国将带来最大的影响

“这三家机构与其他所有机构都不同。加拿大或瑞典或英国或新加坡、澳大利亚或沙特阿拉伯可能做的事情都非常有趣,但世界其他国家在大规模经济或金融交易中都不可能采用这种方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