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fagri.com/

中间无需第三方参与

2、数字形式

 四、智能合约的发展趋势

一套承诺指的是合约参与方同意的(经常是相互的)权利和义务。这些承诺定义了合约的本质和目的。以一个销售合约为典型例子:卖家承诺发送货物,买家承诺支付合理的货款。

1、承诺

达成协定

在性能和隐私安全层面,目前智能合约受到区块链系统本身性能限制,尚无法处理复杂逻辑和高吞吐量数据,缺乏隐私保护,更无法实现跨链,第二层扩展解决方案(Layer 2 scaling solution,Layer2)是大幅改善区块链及智能合约性能的可行办法,以Taxa区块链为例,它们的基本思路是通过可信硬件为智能合约创造隔离的链下执行环境, 公有链作为“共识层”记录最终的通证(Token)支付和合约状态转换结果,借此将智能合约的执行与公有链的共识机制分离,实现部分链上操作的链外管理,促成高性能、高隐私、可跨链的智能合约。

综上所述,智能合约是区块链的核心构成要素(合约层),是由事件驱动的、具有状态的、运行在可复制的共享区块链数据账本上的计算机程序,能够实现主动或被动的处理数据,接受、储存和发送价值以及控制和管理各类链上智能资产等功能。

智能合约的参与方什么时候达成协定呢?答案取决于特定的智能合约实施。一般而言,当参与方通过在合约宿主平台上安装合约,致力于合约的执行时,合约就被发现了。

在法律层面,考虑到智能合约意思表示真实性不足、存在不可预见情形、难以追责、缺乏事后救济等法律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智能合约将与传统合约互为补充,协同进步:对智能合约来说,为充分保障其法律效力,智能合约将逐步深入对法律法规的理解,建立智能合约条款语言的审查和转化标准,减少语言转化过程中的翻译误差并形成规范的合约法律审计标准;对传统合约来说,为应对智能合约催生的新型法律应用场景,需对现行法律进行补充、调整,以《合同法》为例,今后需明确在何种情况下可认定智能合约由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合意达成的。

下一步,需要研究智能合约的跨平台部署问题,在跨链共识过程中的智能合约如何在多种不同的区块链平台上进行部署并自动、安全运行。智能合约运行过程中,由于代码不可避免的可能存在漏洞或恶意攻击,需要结合合约审计,提升智能合约的安全性和代码审查智能化。同时需要研究智能合约的形式化验证,利用精确的数据方法和强大的分析工具在合约的设计、开发、测试过程中验证智能合约是否满足公平性、正确性、可达性、有界性和无二义性等预期的关键性质,以规范合约的生成和执行,提高合约的可靠性和执行力,支持规模化智能合约的高效生成。

“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这个术语至少可以追溯到1995年,是由多产的跨领域法律学者尼克·萨博(Nick Szabo)提出来的。他发表在自己网站的几篇文章中提到了智能合约的理念。他的定义如下:“一个智能合约是一套以数字形式定义的承诺(promises),包括合约参与方可以在上面执行这些承诺的协议。”

数字形式意味着合约不得不写入计算机可读的代码中。这是必须的,因为只要参与方达成协定,智能合约建立的权利和义务,是由一台计算机或者计算机网络执行的。

智能合约看上去就是一段计算机执行程序,满足条件时即可准确自动执行,那么为什么用传统的技术为何很难实现,而需要区块链等新技术呢?传统技术即使通过软件限制、性能优化等方法,也无法同时实现区块链的特性:一是数据无法删除、修改,只能新增,保证了历史的可追溯,同时作恶的成本将很高,因为其作恶行为将被永远记录;二是去中心化,避免了中心化因素的影响。

二、智能合约与区块链的关系

最后,区块链网络上大量自治节点的自主运行以及节点间通过智能合约的互动协作,使得该分布式系统健壮的同时兼备较高的灵活性。譬如,未来DAO(分布式自治组织)中的软件代理将会在得到授权后替代人类经理人负责组织协调和业务决策,并向其他的软件代理学习并彼此展开竞争。一定周期后,软件代理还会自动评估收益率并对决策做出调整。这将有助于区块链技术适应各类复杂多变的应用场景,进一步促进分布式人工智能的发展,为未来可编程社会奠定基础。

区块链构建的智能合约自动执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