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fagri.com/

现在交易价格维持在11000美元左右

2017年,当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抨击比特币是庞氏骗局的时候,保罗·都铎·琼斯低调地开始进行比特币交易。就在比特币价格创下历史新高的时候,杰米·戴蒙当年那句“名言”依然余音绕梁:

「比特币早期用途的确有些臭名昭著,我怀疑很多人仍然在用早期眼光来看待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但问题是,这些阴影笼罩的时间也太长了,现在是时候拨开云雾见光明,而且现在追踪比特币其实比追踪大部分美元交易要容易的多。」

不过就交易所交易基金本身而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确实对比特币存在不少担忧,并且也给出了无法引入比特币交易所交易金的三大主要原因,包括:

「我知道很多人都希望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能以某种方式更改规则来适应技术发展,这些人甚至投入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去思考如何改变监管规则,但从一开始我就很清楚: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区块链技术可能使美国对手首次在美国主导的金融体系之外运营并实现整个经济体创新,这一过程可能需要两到三十年,但是这些参与者现在正在开发构件,他们设想了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加密货币技术将帮助他们超越美国金融实力,就像美元曾经使英镑贬值一样。」

双子星(Gemini)加密货币交易所联合创始人卡梅隆·文克莱沃斯和泰勒·文克莱沃斯两兄弟表示,他们知道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不批准交易所交易比特币产品的原因,卡梅隆·文克莱沃斯说:

泰勒·温克莱沃斯认为美国监管机构之所以不批复交易所交易基金,主要障碍之一似乎是交易所买卖比特币的交易范围过于广泛,而部分市场和司法管辖区的监管其实达不到监管要求。他解释说:

自2017年掌管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来,杰伊·克莱顿就一直与加密货币「唱反调」,他并不希望澄清或调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监管框架以适应比特币或任何其他与加密相关的产品。杰伊·克莱顿认为正是因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始终秉承、遵守这些「老祖宗的规矩」才打造出了令人羡慕的证券金融市场。虽然有些人认为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可以在规则上进行一些调整更新,但杰伊·克莱顿完全不为所动。2019年底,杰伊·克莱顿公开表示:

「就像广告真实性原则一样,我既不是墨守成规的守财奴,也不是盲目的加密货币投机者,更不是热衷于加密货币投资的千禧一代。我来自于婴儿潮世代,想抓住机遇,同时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中保护自己的资金不受损失。想要做到这一点,现在其实有一个好方法,那就是首先要确保我能够投资全球增长最快的货币工具,鉴于比特币在最近这段时间范围内具有不俗的正回报,因此有必要更深入地研究它。」

比特币现货交易存在欺诈、操纵和其他不法行为的风险;

「金融危机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如此之快,以至于像我这样的市场资深人士都无话可说了。我曾经在《货币大通胀》(Great Monetary Inflation)一书中描述的事情正在发生,美元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发,这种情况在任何一个发达国家中都未曾见过。」

2、加密货币创始团队必须在一个可自由访问的公共网站上进行信息披露。

相比之下,另一家美国监管机构——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新任主席希思·塔伯特(Heath Tarbert)则开明得多。2019年11月,希思·塔伯特在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官网发布署名文章《金融科技监管需要更多原则,而非更多规则》(Fintech Regulation Needs More Principles, Not More Rules),指出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虽然拥有监管权力,但选择采取哪种监管方式同样重要,因此监管数字资产这个新兴市场的最佳办法,就是要基于原则。基于原则的监管,意味着你可能需要脱离详细的规定性规则,并且更多地依赖高层和广泛陈述的原则,来为受监管的公司和产品设定标准。之后,企业会自己尝试去寻找满足这些标准的最有效方法。这种监管方法可以为金融科技行业提供了更大的灵活性,而通过更快速地对技术和市场变化做出反应,也能够让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在金融科技监管上保持领先地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