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dfagri.com/

但黄投不知道的是

日前,裁判文书网就曝光了一起离奇的黑吃黑案件。黑客入侵资金盘系统,修改数据,盗走512万。

接下来,黑客也遇到了黑吃黑。帮他们洗钱的境外机构卷钱跑路,黑客团伙内部出现了勾心斗角。

最令黑客意外的是,他们眼中不敢声张的资金盘公司竟直接出庭作证。最终,黑客主犯获刑13年半。

“黑吃黑”暗战:黑客入侵资金盘,盗走512万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圈子里,有职业羊毛党注册大量账号薅羊毛,最终反杀操盘手;也有黑客入侵资金盘,修改系统数据并提现离场。

在币圈,资金盘操盘手最怕什么?

有趣的是,这些打算黑吃黑的黑客们,也遇到了黑吃黑。在首次作案后,黑客们联络了一家境外洗钱平台。后者要求七三分成——洗钱平台拿七成,黑客们拿三成。即便收取了如此之高的费用,这家洗钱平台还是“跑路”了。币世界-“黑吃黑”暗战:黑客入侵资金盘,盗走512万被告邓某在法庭上供述,当时他们五人在黄投的车上与洗钱平台联络,洗钱平台坚称自己没收到钱。黄投当时就怀疑他们被骗了。最终,黑客们决定自己洗钱。裁判文书显示,他们至少申请了17个银行、支付宝账户用于洗钱。 但黄投不知道的是,他不仅被洗钱公司骗了,还被自己的员工骗了。黑客团伙内部也出现了黑吃黑。黄投曾与王浩约定,钱到手后,两人各分三成,其他钱款分给为他们洗钱、打辅助的“小弟”们。没想到,王浩隐瞒了赃款总数。他自己拿了40万,只分给黄投25万。而在法庭上,黄投与王浩各执一词,互相甩锅。黄投供述称,是王浩首先入侵了三次方系统,并说“搞三次方没有风险”,劝他一起入伙。而王浩则表示,入侵三次方是老板黄投首先提出的主意,他只是执行而已。他还以此作为辩护理由,并上诉请求法院轻判。第一次作案后,黄投与王浩两人就产生了矛盾。王浩离开深圳,来到了福建泉州,并在这里招兵买马。在泉州,王浩还拉来了两个自己的同学(后成为证人)。他交代同学搜寻“区块链”信息,以便搞钱。他甚至还给一位同学看过三次方平台,并说:“有人黑过这个平台的钱。”因此,黄投并未参与后三次入侵,而王浩则取代了他的位置,二人均被认定为案件主犯。在四次入侵中,王浩共盗窃他人财产5128332.76元,获刑11年6个月。和他一起作案四次的两名从犯,也分别获刑7年和7年9个月。在整起案件中,黑吃黑无处不在。资金盘赚的钱,被黑客黑走。黑客黑到的钱,又被洗钱平台吞下。而黑客团伙内部,也在勾心斗角。实际上,黑客的手段并不高明。“裁判文书提到,触信公司记录下了黑客入侵网络时的IP地址与GPS位置,它们就在浩海云办公室。这说明黑客根本没有伪装身份。”网络安全从业者张宏文对一本区块链表示。与此同时,触信公司的安全水平也堪忧。“支付宝私钥直接写在源代码里,系统漏洞两个月无人修复,在黑客眼中,这些行为如同裸奔。” 张宏文说。

一是法律,二是“黑吃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